曾火爆的集邮市场销声匿迹了

历史小姐姐 2023-3-1 2354

1997年,中华全国集邮联称,全国集邮爱好者有3000万人,现在不足过去的十分之一,基本没有年轻人。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如下:
第一,有兴趣爱好的人越来越少,集邮最初仅仅是一个兴趣爱好。
在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当时中国还相当落后,老百姓也没什么娱乐。
人类本能都喜欢搜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原始人有时候也会收集不同寻常的石子。
就像收集字画、古玩、珠宝一样,集邮也是一种收集。
相比古董字画这些收集门槛很高的项目,集邮显然比较容易,非常适合普通老百姓。
说起来,收集邮票同我们小时候收集画片、香烟盒之类没什么不同。

为什么说门槛低?
邮票在以前是常用物品,当时寄信还很普遍,寄信就要邮票。
邮票是刚需,每年都会发行很多套邮票。
任何人只要去邮票发行的时候排队,就有机会买到这些邮票。
当年邮票又不是一套套卖,而多是零散卖。一套邮票发布并不多,一个城市往往只有几百枚上千枚,所以凑齐一套并不容易,要花很多心思。
于是有出现了邮市,可以让集邮爱好者交换邮票,最初邮市根本就是在邮局门口的马路上。
集邮者中有一部分,是真心喜欢收集邮票。
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已经没有人会去寄信了,邮票也就没有了实际的价值。绝大部分人,不再接触邮票。

都不接触了,哪里谈得上喜爱集邮。
所以年轻人里面的集邮者,肯定越来越少。于是集邮就越来越小众化,越来越衰败。
 
第二,邮票的投资性越来越低。
当年集邮的人,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赚钱,为了借助邮票的升值来牟利。
但是邮票有一定的特殊性,它本身并没有太多价值。
如果是多年前又发行量少的邮票,还可以作为文物来收藏。
 
发行于1980年的猴票,是我国集邮热刚开始时候发行的,一共有400多万枚,保存至今的有100多万枚。虽然在当时仅值八分钱,但是在后来的交易市场中,其价值翻了很多倍,高达数千到1万元。

但大部分邮票的历史并不长,而且发行量很大。
尤其是90年代以后的邮票,往往以非常大的数字,比如几千万甚至几亿来发行。
比如2004年猴年发行第三轮生肖邮票猴,发行总量高达5200万枚。以当时集邮者的数量来说,每人都可以轻松买到几十枚。

而邮票本质上来说,一不是钞票,二不是古玩,只是一种印在纸上的印刷品,同报纸没什么不同。
邮票本身的价值是有限的,如果短时间内暴涨,肯定是有人在炒作,试图借此牟利。
但任何人不可能长期操纵某一个市场,邮票终究会回到本来的价值。
 
这几十年邮票发行量越来越大,价值也就越来越低。很多人见无法借此赚钱,也就不搞这一行了。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中国邮政发行了“香港回归祖国”邮票和小型张,这些邮票都是要提前预订才能买到。特别是“香港回归祖国”金箔小型张,面值50元的小型张套上一个硬纸壳子就卖120元,因为是特别供应,按原价根本买不到。很多集邮协会经过特批后,每人才能购买一个金箔小型张邮折,这个金额小型张当时在集邮市场被炒到了400元。

这次邮潮加剧了邮品炒作,彻底颠覆了集邮,也让一些跟风炒作者损失严重。后来这个比面值溢价一倍多销售的金箔小型张市场价格逐渐下跌,最终跌到了50元面值的一半。即便如此廉价,却也是有价无市,如今在邮市已少人问津。

90年代对邮票的发行量还有所控制,到了2000年以后更是崩盘。
进入新世纪以后,邮票发邮再次出新招,不但有全张票,还出现了小版张、套票版张等。刚开始少人问津,集邮者感觉集邮就是玩,收集整版的邮票,这哪里是集邮呀。后来小版张和大版票被炒家疯狂炒作,有的涨过了万元,引来许多人趋之若鹜,投资者争相抢订小版张、大版票。结果发行部门越发越多,发行量越来越大,到了只要有钱就能买到的地步。这导致到如今连许多小版张和大版票市价也出现打折。随着双连小型张和四连体邮品的开发,量小的佳邮评选纪念张、邮展特供部品将邮市彻底变成了一个投机市场,集邮者发出了“这些不是邮票,是印刷品”的叹息。随着抄家脱身,大部分邮票的跌落的幅度高达50%-80%,曾经有人以280元所购买的邮票,在一年之后跌到了40元。1997年以后,邮票一路打折,跌了十多年,最低的时候只卖到票面价值的两折。
 
第三,社会节奏越来越快,玩这些的人越来越少。
大家注意,除了以此牟利以外,大部分搞收藏的是那种有钱有闲的人。
以前的社会节奏比较慢,一些人还在吃大锅饭,大家即便收入不高,也可以花费很长时间搞集邮。
现在时代不同了,绝大部分人为了三餐疲于奔命,又有什么心情玩这些东西。

推荐阅读
  1. 咖啡已成为很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顶刊「Science」上数据统计显示,全世界平均每天要消耗22.5亿杯咖啡,杯子连起来简直能绕地球7.5圈。虽然中国全国范围内的人均咖啡饮用杯数仅为9杯/年,但在一二线城
最新评论 (0)

Copyright © 2024 chuihu.com

京ICP备15036784号-5

T: 0.009, S: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