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朱祁镇复辟之后,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废去弟弟的帝号?

历史小姐姐 2023-3-21 1235

前言: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八月十五,由御驾亲征的皇帝朱祁镇所率领的大军在土木堡被瓦剌人一举击溃。皇帝本人被俘,随行护驾的文武高官几乎被一网打尽。

消息传回北京之后在皇太后孙氏和在京文武群臣的斡旋之下,九月六日明朝立朱祁镇的弟弟郕王朱祁钰为帝,尊朱祁镇为太上皇帝。第二年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八月,太上皇帝朱祁镇在做了一年俘虏后被放回北京,讽刺的是朱祁镇抵达北京的日子正好也是八月十五日。兄弟二人在东安门见了一面之后,朱祁镇就被弟弟打发进南宫,从此过起了软禁的生活。

 


明英宗土木堡被俘


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正月十七日,朱祁镇在武清侯石亨、都督张軏,左都御史杨善、左副都御史徐有贞和司设监太监曹吉祥等人的裹挟之下,趁着朱祁钰病重发动夺门之变。从事后朱祁镇对朱祁钰的疯狂报复来看,他对于这个囚禁了自己七年的弟弟是充满了刻骨仇恨。那么既然如此,为何朱祁镇没有在夺门之后立刻废去朱祁钰的皇帝尊号呢?以至于大明王朝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两个皇帝并存的局面,这当然不是朱祁镇粗心大意,而是有着实际的政治考虑。

景泰当政多年,朝中势力甚深

朱祁镇自从瓦剌归来之后算起已脱离朝政七年。而且说实话弟弟朱祁钰在皇帝的位置上属实干得不错,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能够把孙太后册立的皇太子朱见深换成自己儿子朱见济,说明朱祁钰在朝中势力已经相当稳固。

 


囚禁朱祁镇的南宫


朱祁镇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顺利夺门,靠的还是朱祁钰病重,以及朱见济早逝。而且朱祁钰虽然病重,毕竟还没有死,朱祁镇所要考虑的是如何剪除朝中支持弟弟的政治力量,这把龙椅才能坐得长久。因此朱祁镇在即位之初,对于弟弟还是非常客气,并没有立刻否定他的皇帝身份。我们来看一下当时在午门外开读的诏书里面都写了些什么:

上皇帝宣谕文武群臣:朕居南宫,今已七年。保养天和,安然自适。今公、侯、伯、皇亲及在朝文武群臣,咸赴宫门奏言当今皇帝不豫,四日不视朝。中外危疑,无以慰服人心。再三固请复即皇帝位,朕辞不获,请于母后谕令。勉副群情以安宗社,以慰天下之心,就以是日即位。礼部其择日改元,诏告天下。—《明英宗实录卷二百七十四》

诏书中强调了几点:第一皇帝病重不起,现在朝政危急。第二我出来即位是受到了皇太后、宗室、勋贵和文武百官的支持。宣诏完毕后,朱祁镇当即下令从班中将少保兼太子太傅、兵部尚书于谦,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王文,及司礼监太监王诚、舒良、张永、王勤等人全部捉拿下狱。

征调亲信入京,清洗景泰朝大臣

正月十八日,命夺门功臣徐有贞兼任兵部尚书。随即又召当年的心腹太子太保、安远侯柳溥,广宁伯刘安,都督佥事毛忠速速还京。再从武功中卫调回亲信锦衣卫指挥曹敬、林福。

正月二十一日,以复位改元遣靖难元老宁阳侯陈懋告太庙。由于形势依然未明,朱祁镇在文中还是对弟弟朱祁钰非常客气。

其告辞曰:祁镇不腆,退居闲逸七年于兹。顷因弟皇帝祁钰有疾,不能躬祀郊社、宗庙,临视朝政。人心危疑,不自安辑。乃为文武群臣所拥戴,不得已于十七日复即皇帝位,改元以安国家。兹特致斋,谨用告知。—《明英宗实录卷二百七十四》

当天朱祁镇再下令召镇守大同内官韦力转、右参将都督佥事石彪还京护驾。一切布置妥当之后,于谦、王文等人也终于迎来了大限之日。对于石亨、徐有贞、曹吉祥等人来说,于谦等人是必须死的。留着他们的话,日后谁也不能保证病中的朱祁钰也来一次“夺门之变”。

丁亥(1月22日),命斩于谦、王文、王诚、舒良、张永、王勤于市,籍其家。谪陈循、江渊、俞士悦、项文曜充铁岭卫军。罢萧鎡、商辂、王伟、古镛、丁澄为民。—《明英宗实录卷二百七十四》

封赏夺门功臣,废黜弟弟尊号

正月二十一日,武清侯石亨进封忠国公,都督张軏进封太平侯,张輗进封文安伯,都御史杨善进封兴济伯。正月二十四日,右都督孙镗进封怀宁伯,董兴进封海宁伯。迎驾夺门官舍旗军331人,大汉百户69人俱升三级。保驾官军1492人,守门摆队官军1319人俱升一级。

正月二十六日,孙太后兄长会昌伯孙继宗进封会昌侯,其弟孙绍宗、孙显宗、孙续宗、孙纯宗俱于锦衣卫带俸。正月二十九日,当年在宣府得罪了皇帝的昌平侯杨俊被诛杀。

至此,朝中支持朱祁钰的势力几乎被一扫而空,朱祁镇的亲信全面接管了军政大权,现在终于可以出手对付朱祁钰了。

二月初一日,孙太后制谕宗室亲王及中外文武群臣,废去朱祁钰皇帝称号,仍为郕王,并且将其比作荒淫无道的汉昌邑王。

惟天道福善而祸淫,吾当体天以行罚。人心好善而恶恶,吾当顺人以正名。虽母子之至情,于大义而难宥。其废景泰僭子祁钰仍为郕王,如汉昌邑王故事。已令群臣送归西内,俾知安养。—《明英宗实录卷二百七十五》

郕王府旧官属礼部尚书章文、太医院院判欣克敬俱罢为民。改南京户部右侍郎杨舆、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馀俨、大理寺右少卿朱绂、太仆寺少卿李亨俱为知府。降吏部文选司员外郎董鼐等七员为知州等官。郕王府护卫官军中凡是景泰年间升职的军官,全部革职调山东都司沿海卫所。当年当众参与围殴锦衣卫指挥使马顺致死的浙江参政王竑、右都御史李实全部革职为名,子孙永不叙用。

清算朱祁钰本人及其家属

朱祁钰被废去帝号送西内安养之后,二月六日,郕王生母吴氏皇太后的封号被革去,仍称宣庙贤妃。废后汪氏复称郕王妃,怀献太子朱见济降为怀献世子。革去已故皇后杭氏肃孝皇后的谥号,朱祁钰最宠爱的唐贵妃则革去贵妃封号。

宣庙贤妃吴氏之父吴安革去安平伯爵位,降为府军前卫指挥佥事。杭氏之父锦衣卫指挥使杭昱降为副千户。唐氏之父都督唐兴则免职下锦衣卫狱,后发河南充军。

二月十九日,“安养”于西内的郕王朱祁钰去世(有野史称是被朱祁镇派人勒死)。朱祁镇下令葬以亲王礼,赐恶谥曰戾,并命原贵妃唐氏殉葬。择金山为葬地,与其子怀献世子坟园同处。

五月十一日,又命工部尚书赵荣毁寿陵。寿陵乃故肃孝皇后杭氏的葬地,至此以“明楼高耸,僣拟与长陵、献陵相等”的理由命赵荣率长陵等三卫官军五千人将其彻底破坏。

一直到朱祁镇死后,宪宗朱见深即位,朱祁钰一家的处境才得以好转。明宪宗肚量之恢弘,足为后世之法。成化十一年十二月,朱见深恢复了朱祁钰的帝号,并上谥号恭仁康定景皇帝。要知道朱祁钰当年可是亲手废去了朱见深皇太子的地位,宪宗皇帝却能以德报怨,实属不易。朱见深在给朝臣的敕文中还深情地写道:

曩者朕叔郕王践阼,戡难保邦,奠安宗社,亦既有年。

对于这位叔父安邦定国的功绩做了盖棺定论。特别是其中“朕叔郕王”这个亲切的称呼,不知道朱祁钰在九泉之下是否也会有一丝愧疚。此前在成化五年,宪宗还安排了朱祁钰的女儿固安郡主的婚事,命“资送悉如制从厚”。固安郡主于明孝宗弘治四年去世,葬仪视公主。郕王妃汪氏则去世于明武宗正德元年,年八十岁。以妃嫔之礼入葬而祭祀以皇后之礼。正德二年谥曰贞惠安和景皇后。

结语:朱祁钰由于无子,天命终将归于其兄朱祁镇一脉,因此后人都说“夺门之变”其实对于明英宗本人毫无意义。但实际上如果朱祁钰将朱祁镇次子朱见潾过继给自己,并立其为皇太子的话,这后续历史的发展可就不好说了。

一来当时废朱见深皇太子之位,朝臣们都是同意的。如果现在复立他为皇太子,谁知道朱见深登基以后会不会打击报复?二来朱见潾毕竟也是朱祁镇之子,明宣宗之孙,皇位至少依然在宣宗一系中传承。三来朱见潾日后若是登基,必然不甘心还政于其父朱祁镇或其兄朱见深,他为了自己的合法性,只能全力维护朱祁钰的地位。

所以说朱祁镇要是不夺门,虽然皇位还是在自己的儿子中间传承,但自己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因此他冒险复辟之后,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调集亲信,清扫景泰班底。直到一切大功告成,才能安然废去朱祁钰的皇帝尊号。


推荐阅读
最新评论 (0)

Copyright © 2024 chuihu.com

京ICP备15036784号-5

T: 0.011, S: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