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孟昶在位时期成都到底有多繁华?

历史小姐姐 7月前 222

五代时,中原和南方战乱纷纷,而蜀中偏安,富甲一方。后蜀后主孟昶道号叫“玉霄子”,他在位时,下令在成都的城头栽种芙蓉(唐宋时中国城墙全是夯土筑成,城顶可培土栽种花木)。


清末成都迎晖门附近的城墙,仍然可以看到外露的夯土墙基



“秋间盛开四十里,高下相照,蔚若锦绣”。孟昶得意地对左右群臣说:“自古以蜀为锦城,今观之,真锦城也”。


当时蜀中殷富,成都城内处处“弦管歌诵充斥闾巷,歌乐翻天,珠翠填咽。贵门公子华轩彩舫共赏百花潭,诸王功臣各置林亭,异果名花充斥”。浣花溪两岸“夹江皆创亭榭游赏之处,都人士女倾城游玩。珠翠绮罗,名花异香,馥郁森列,人望之如神仙之境”。虽然古话说“扬一益二”,但我觉得这夹江宫殿、城头锦绣的景致应当超过当时的扬州苏杭了。

孟昶在位前期,正值契丹灭后晋,后汉忙于自相诛戮,后周面临契丹北汉交攻,再加上中原地区多年旱蝗交加,后蜀割据政权的外部威胁不严重,再加上孟昶早年励精图治,衣着朴素,兴修水利,注重农桑,与民休息,因此后蜀国力富足。但是到孟昶在位后期,开始沉湎酒色,贪图逸乐,后蜀君臣都以奢靡无度著称。当时徐慧妃(花蕊夫人)日常用的是“金妆水晶唾壶、百宝钿奁”。孟昶有“七宝溺器”。

四川所产,以蜀锦最为有名,后蜀宫中有一面锦被,其宽度相当于正常缎匹的三倍,而一梭织成。被头开两个口子,如同云板,颈下的位置有扣子如同盘领状,两侧的锦幅则护覆盖于肩。后主与花蕊夫人搂抱着睡在里面,称为“鸳衾”(但是总觉得这画面不会太美,脑补大花虫子长出两个人脑袋的场景)

木芙蓉


后蜀黃居寀的《花卉写生图册》



蜀锦


几千年里锦一直是最高级的丝织品,缺点是较厚重,做成的“锦衣”虽然好看,但不一定舒服。明代严嵩家抄出1304件男女衣物,锦衣只有两件。宋朝、元朝和明朝的织缎工艺不断提高,锦的顶级丝织物地位逐渐被织金、妆花等高级缎料取而代之。如今南京的云锦虽然叫“锦”,但实际上囊括了采用织金提花工艺的锦、缎、纱、罗、绢、绒等几十个品种。汉魏两晋南北朝许多宫殿用锦包裹木柱,这是锦的另外一种用途。

宋代时,成都尤其繁华富庶,“时方承平,繁盛与京师同”。城中一年十二月均有市集:正月灯市,二月花市,三月蚕市,四月锦市,五月扇市,六月香市 ,七月宝市,八月桂市,九月药市,十月酒市,十一月梅市,十二月桃符市。光是看名字都令人神往啊


作者:战争史研究WHS

最新评论 (0)
首页
关注
发布
消息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