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丽江男子持刀砸门被90后女孩反杀案

biwawa 7月前 243

1.唐雪的行为具有正当性。正邪不两立。因为受迫害而反抗,既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也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于法,需要保护,于情于理,更需要支持。


2.刘某湘的行为具有危害性。刘某湘随意拦截他人车辆、辱骂他人,已有违法行为在先。后与找他来理论的唐雪、唐加勇扭打,经人劝架后,虽有道歉,却添新恨,又在当夜(凌晨1时)携刀砍砸唐雪家门。整个行为虽断断续续,但违法性始终没有彻底终断。


3.唐雪持刀将刘某湘刺死涉嫌防卫过当。刘某湘虽持刀对唐家大门进行砍砸,但属于破坏唐家财物的行为,不属于特殊防卫条款规定的犯罪。


尤其在刘某湘的刀被同行人员夺下并扔掉之后,刘某湘与唐雪的扭打行为,不属于抢劫、杀人、强奸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4.对唐雪的行为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刘某湘与唐雪在其家门前发生的扭打,虽不属于特殊防卫规定的犯罪行为,但基于刘某湘之前对唐雪的多次纠缠,唐雪持刀与刘某湘进行扭打,是出于自我防卫和保护。


而且,在相互扭打过程中,谁也无法要求处于恐惧和愤怒状态的唐雪,能对自己挥刀的行为精准掌握。

现有信息显示,刺中右胸主动脉杀死刘某湘,不是唐雪是先设计。作为普通务工人员的唐雪,也不可能清楚地找到人的主动脉,何况还是在被刘某湘打的过程中。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这个案件与赵勇案,涞源反杀案,昆山龙哥案等大家关注的案件都有不同。


当然了,具体的定罪量刑,需要司法机关根据案件的具体证据来综合衡量。


最新评论 (0)
首页
关注
发布
消息
我的